FrancisLam_Traditional_340

尋找 JACK 之旅 I – 上海!對話林升源

林升源 Francis Lam:跨媒體的創作人;2003 年創辦db-db.com;2009 年開始用 db-db-db 名號創作手機應用和遊戲,同年創立 O.WW 源木傢俱。

在堆積著木頭的小店中,我們的兩位尋找 JACK 女孩與林升源聊起他的個人成長經歷、創意靈感、以及他同時身兼的一項家務,有空帶帶孩子!接著上篇 BLOG 的問題,如何在多個角色中遊刃有餘?來看看林升源如何適應在多個城市及多重身份中找到自己內心的安靜,耐心將自己的想法轉變為現實。

 

“聊一下你的網站 db-db,它的來源是什麼?”

 

Francis:我十多年前開始我的網站 db-db,這是我個人成果的一個展示窗口,也是一個設計師的網上社區,很多人都是因為這個網站而認識我。五年前我來到上海,這裡對我而言變成了完全嶄新的環境,當時我對實體和傢俱的設計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所以我用 “d”、“b” 兩個字母做了我第一件的傢俱,他們本身是兩張椅子,但也可以是組物架和餐邊櫃。做完這兩張椅子後,我感覺實體的東西可以帶給我另外一種滿足感,所以我就開了這家店,用木頭這種最真實和耐用的材料,把我實體的概念呈現出來。

 

“你的個人經歷?少年時代的喜好對現在的影響?”

 

Francis:我的背景很混搭,我在上海出生,香港長大,在美國唸書,又回來上海工作,是一個很典型的現代風格的藝術家/設計師。在香港長大的經歷讓我對美感的追求和設計的感念都充滿了更混搭的感覺。包括我的學習經歷,我先念了理工科和計算機,後來又念了設計,又念了一個設計和科技結合的碩士學位,所以我一直在追求 “藝術和科技,實用和美感” 之間的平衡。我的很多作品(app 或者傢俱)在它本身的意味之外,都有很大的實用性,都可以讓玩家或者使用者在感受本身設計之外,也可以創造自己的東西。

 

“一個電腦螢幕上的像素,和一個小木塊,你覺得哪個更重要?”

 

Francis:在電腦創作層面,像素是我的筆和墨,有很大的空間供我去創作,我可以用一個小小的像素去和人溝通,表達不同的意義。但一個小小的木塊,它是非常有觸感的,但是在它上面進行藝術創作的難度,要比像素要難得多。像素可以讓我天馬行空,認識更多的人,讓世界看到我的作品。但木頭的真實是像素無法比擬的。我在做這些傢俱、擺設哪怕是一個小木塊——這些實實在在地存在在空間裡的東西時,總會覺得放鬆和安靜,可以讓我耐心地思考,去除網絡世界的浮躁。

 

“在這幾年間,你創作的平台和方式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你的感覺是什麼?你覺得二十年後,你的創作又會變成什麼樣子?”

 

Francis:過去十年中,我做了很多虛擬的作品,剛開始就是在家裡用一條電話線做了一個 BBS 的平台,不斷會有人用他們的 “貓” 打電話到我家,用我的電腦分享文件,那個時候連網絡都沒有。時間過去那麼久,科技變化太快了,現在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智慧型手機了。所以在虛擬創作的層面,我需要一直不斷學習和提高自己,要不然就被淘汰了。但我是最近五年才進行木工的世界,這個產業應該已經有很長的歷史,它也是不會過時的。我想以後我們的椅子還是一張椅子,雖然裡面有晶片,但是它還是要讓人坐在上面的,所以我覺得這兩方面是非常互補的,也都可以讓我得到創作的滿足感。

 

“‘flow’ 是我一直遵循的一個心理學概念,簡單來說就是你在創作的東西,不能太難,也不能太容易,太難會讓你沮喪,太容易會讓你不把它當一回事,所以你到達了那一個不難也不易的點,你就在 flow,就可以達到真正幸福的狀態。所以我女兒的名字就叫 flow —福樂。”

 

“你的作品都非常有故事性,靈感來源於什麼地方?”

 

Francis:我算是第一代在香港用互聯網的人,當時的網絡數據顯示,網絡的內容有百分之二十都和色情有關,這百分之二十裡又有絶大部分是關於女性。所以我當時就做了一個跟 “裸男” 有關的作品,用一種反諷和有趣的方式呈現我的想法。我用像素做了一系列叫做 “裸男製造機” 的電子賀卡,然後用戶可以創作屬於他們自己的裸男賀卡發送給朋友。所以我想這些故事可能是呈現我概念的另一種方式。

 

“你的作品都需要占用很多的時間,你感覺枯燥的時候是怎麼調整自己的?”

 

Francis:我性子有點急,香港是一個很快的城市,所以我很希望自己在短時間內完成一個作品,這也是我設計的一個重要特點。我還在廣告公司上班的時候,每週只有週末的時間能去完成一個 APP,雖然很累,但我很開心自己可以完成這點。當我有一個想法,我不管它成不成熟,就一定要先做出來,在以後的時間裡不斷地完善和更新。這也是虛擬創作的一個文化。但木工就非常不同,可能我不小心切錯了或者上色手抖了就把整塊木料都毀了,這個領域對於我來說還是很新鮮。因為我需要時間不斷創作自己的東西,所以去年我就決定不工作了,可以全職做自己的創作,順便也可以帶帶小孩,哈哈。

 

“家庭對你創作的影響?”

 

Francis:家庭對每個人都有壓力,但是之前可能感受並不明顯。我會對我的女兒很好奇,想知道她的小腦袋裏面在想什麼。所以在我的創作裡面,都加了她一個小小的生命在裡面。她成長的過程,讓我可以想像到新的東西。我多了很多反省自己的時間,從而讓我的創作態度更加成熟。

4Stung by New York City’s control of western markets via the Erie Canal
Wholesale Womens Shoes To Be Stocked Up As Per Fashion Trends

roughly 14 assets
5 Value Stock Ideas For The First Quarter

50 Printable Pumpkin Carving Templates
rapidrepair.com Buy Diamond Engagement Rings Online and Get Best Deal

Travel is part of most fashion designers’ jobs
iPhone 5 Replacement PartsOracle Makes Money the Old Fashioned Way